晓 嘿

很垃圾的钠狗子,而且经常犯错嗝。望多多指教,溜了溜了

【安雷】A GOOD YEAR

★新手文渣注意,第一次尝试安雷同人
★短小极了
★现代paro  意识流  蜜汁新年
★大概是安哥在另一个城市
★感谢七木右提供的提纲和建议以及陪我码文(她是小天使ww)  @七木右
★ooc注意
BGM:a good year  - October

灰色的阴霾飘散在旧街区的高楼之间,这里似乎与远处的喧嚣绚烂格格不入,虽然是除夕之夜却寂静万分,这片早就不住人的街区沉默不语地准备迎接新生的一年。

脚步声隐隐地回荡在一层层晦暗的边缘。
一个披着风衣的男生出现在林立的高楼脚下,拎着塑料袋的右手藏在风衣中。系在额上的头巾在这片灰色中显得十分晃眼,头巾末尾两道微微摆动着。额前凌乱的深蓝色碎发掩着一双少见的紫色眼眸,那双眼睛似乎是这环境中唯一还有些生气的东西了。

脚步声缓缓地停了下了。
他打量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切,
“才多久啊,连这里也变成这样了吗?”
他小声地自言自语,声音淹没在灰色的寂静中。
脚步声又响了起来,只不过没有刚刚那么急促了。
他似乎在寻找什么。
然后,在一栋灰色却又比其他楼房略高一些的房子前停下了。
他抬头看了一眼望不到的楼顶,眼中多了一种别样的色彩。
他用左手拉了拉灰白色的围巾兜住下半张脸后走了进去。


超市里,雷狮正在往塑料袋里放罐装的啤酒,准备一会儿窝在家里看电视时喝来解闷。耳边突然有一个声音炸响:“恶党,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.........”
雷狮猛地回头,视线里只有几近清空的货柜和无人的过道,并没有出现那个人的身影。
手却已经把啤酒放了回去。

“有些,失望啊。”

再抬头时,偏偏不经意间瞥见了冰柜旁边的鸡尾酒原料,这款手调的鸡尾酒.......颜色是黄蓝色?
柠檬草......
这不是他那时候提起的想跟我一起调的......

就着夜幕,雷狮抖了抖风衣向市中心的反方向走去。
背离那一片霓虹绚烂的身影,渐渐隐入远处灰黑色的阴霭中。



楼梯间里清晰的脚步声踏踏地交错回响着,雷狮登上最后一级台阶,附身出了小门。天台的光线昏昏沉沉地浮动着,雷狮垂下眼帘,俯瞰着这一片街区。他从塑料袋中把威士忌和其他原料取出来,随意摆放在天台边上。
取出原料套装里赠送的高脚玻璃杯,摆在栏杆前面。

索性一手托腮一手抄起手边小袋装的白砂糖撒了进去。薄荷叶的粉末混杂在晶莹的砂糖间散发出一阵淡淡的清香。

回忆按耐不住地涌上来。
天台上,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坐在那里,浸泡在一片模糊的夕阳里。
“怎么,这样就打不动了?混蛋骑士道,可是你自己找死要约架的啊。”雷狮歪头像往常一样调侃着旁边的安迷修。
“呵,彼此彼此啊恶党。要是打一架真能让你消停一会就奇迹了。”安迷修佯装地叹一口气,看向雷狮。
对面也在盯着他,一副认真的表情。不得不说,雷狮眼里的星辰平静沉淀下来时有一种别样的美感,仿佛能把人吸进去。
安迷修愣了一愣。
两人不约而同地笑起来
“噗,安迷修你刚刚那是什么表情啊,哈哈哈.......”
安迷修则把笑意留在嘴角,目光转向了不知是什么颜色的云霞深处。
“喂,安迷修。说起来,你还是第一个能在20厘米的范围内和我【和平相处】的人啊................”
“你哪里看出的和平啊?恶党。”





“恶党......”
“如果,我说,我喜欢你.......”



雷狮取出袋子里小瓶的黄蓝色调剂,打量着瓶身上的说明,作用那一栏标着“去苦,刺激香味”雷狮拧开瓶盖让它沿着杯壁流下,环绕着砂糖晕开。雷狮冷眼地最后一点白色被完全吞噬,覆盖。
再拧上盖子时,食指上沾上了一点。雷狮用舌尖将它舔舐掉,嘴里立即漾开柠檬混着什么香精的味道,不甜,有一种酸涩感,却不让人抗拒。

夜,凉,袭来。这里一切都是影子的颜色。
雷狮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,显示屏刺目的光亮映着11:37。

威士忌还有着微微的冰感,最后加入威士忌的时候,各种原料交融在一起,气味被随意的揉杂,徐徐升腾上来。像酒精刺激味蕾般扩散。
雷狮用长匙搅动着颜色混乱的半透明液体,不时碰擦到杯壁,发出打破沉寂的叮咚声。
四处回应着这个声音。
慢怠而毫无节奏地响着,雷狮托着腮看着杯中的混乱化作丝状,绕着长匙公转,忽上忽下,像一个新生的宇宙色彩逐渐分开层次,还有几团星云沉在杯底等待唤醒。
雷狮脑海内还在不断闪过回忆的片段式画面,不觉加快了手上的速度。
糖丝凝成的星云漂浮起来,隐隐地化作透明。黄蓝两色若有若无地在杯中翻腾。
四周的声音在黑暗里明朗起来,雷狮的脸上看不出表情,内心却想这鸡尾酒一样翻腾着,不知现在想起安迷修是喜悦还是烦躁。
雷狮将匙子抽了出来,看余波还在搅动,顺手在杯中附上一片柠檬。
任由它静止下来,黄和蓝纠缠着,撕扯着,最后只留一面相互接触。黄蓝两色清晰地分开了。
雷狮轻泯一口,特有的某些香味在嘴里不安地鼓动着,被吸入咽喉。
反复咀嚼的话语变成轻声的自语从嘴里吐出,
“安” “迷” “修”
“I Miss You.”

远处的烟火开始躁动,有几处已经迫不及待地升上天空,是那种滥大街的红绿色,在黑夜里炸开,然后趁着光芒还没有消失殆尽就草草落下。又有一片升上,落下,一层层交替着,就像小小的火星落地生根,长出新的一簇,逐渐多了起来。
那不过是远处的风景,那不过是别人的风景。
月亮没有出来。

雷狮感觉到口袋里一声震动,特别关心的提示音响了起来。
他抽出手机,0:00,一条消息。

安迷修:新年快乐੭ ᐕ)੭

“噗,真傻。”雷狮轻声说。
雷狮:同乐啊.....
雷狮正在输入的手指停了下来,像忘了什么。
他从口袋里掏出赠送的装饰搅拌棒,放入杯中。拍照的时候,嘴角不觉露出一丝坏笑。
配字:同乐啊,没马骑士道。
发送。
如果安迷修看到那根彩虹小马的装饰棒,再看见自己坏笑的表情和配字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?雷狮这样想。

It's a good year.

-----------FIN-------------
PS:柠檬草花语    说不出的爱

评论

热度(14)

  1. →木⁷⇒想睡覺啊晓 嘿 转载了此文字